白洁和高义的故事-御蒙

<details></details>
BOB官方网站(A) > 风云游戏 > 白洁和高义的故事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白洁和高义的故事

1.白洁和高义的故事
2.白洁和高义
3.白洁
4.高义
5.高义的故事
6.白洁高义

高义厂长被撤职,使他非常郁闷,虽然他被调到总公司当上了副处长,但有职无权,明升暗降。他觉得很窝火,但又没办法.

  高义在总公司的工作很清闲,其实他上不上班无所谓,只是暂时给他安排个职位.他想来就来,不来也没人管他,人们都心知肚明,高义早晚得东山再起的。他只是暂时寄人篱下的。

  高义现在有很多悠闲的时间,他们经常跟张绮梦母女腻在一起。也算在享天伦之乐。经常抱着儿子嬉戏。

  高义悠闲了一个多月,总裁又把他找来谈话。
白洁和高义的故事
  高义不知总裁找他是喜是忧,他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敲开了总裁的办公室的门。

  总裁办公室的门都带着威严性,胆子小的人是不敢敲的。连高义这个当年受总裁器重的人,在敲总裁门时都心情紧张,对这扇门有一种敬畏感。

  高义屏息静气的敲响了总裁的门,随着总裁门轻微的响声,高义的心也在砰砰的跳。

  “请进,”办公室里传来总裁响亮的声音。

  高义推开总裁虚掩的门,“董事长您找我?”他一脸谄笑。

  “恩,你请坐吧。”总裁从老板椅里端坐了身子。“你喜欢现在的工作吗?”

  高义坐在旁边的沙发里。但他没敢坐实,只是屁股搭个边。对于总裁的问话他不敢信口雌黄,他要谨慎的,

  “董事长安排的工作我都喜欢。”高义说,“不过。就是太清闲了点,我还是喜欢那种忙忙碌碌的工作,”

  “有事业心。”总裁赞扬道。
白洁和高义
  “董事长。其实我还是喜欢在基层工作。”高义察言观色发现总裁想要重新起用他,于是就顺杆爬,“这些年来我始终在基层工作来的,虽然基层工作比较累,但我喜欢呢种工作,它使我充实。”

  “不愧是我的人,”总裁扔给高义一支烟。高义慌忙的接住。他手疾眼快的掏出打火机,凑到总裁身前给他点燃了叼在嘴巴上的香烟,然后给自己点上。心里非常欢畅,因为他在总裁的只言片语中听出了从新用他的信息。他不动声色的观察着总裁的表情。

  总裁吸了一口烟。慢吞吞的说。“我想让你去宏发有线公司任总经理,你看咋样?”

  高义简直就是受宠若惊。宏发有线公司是个大公司,拥有员工就八千多人,而且几乎都是女人,那里简直就是女人国,这是高义做梦都不敢梦到地方,现在竟然让他去任总经理。真是平步青云。

  “谢谢。董事长的器重,”高义点头哈腰的说。“我会担起这个重担的。”

  “那就好。不过我警告你。”总裁神情阴沉了下来。“你要是在胡搞女人,别说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
  “是。”高义在总裁面前做了保证,不过宏发公司离总公司比较远,属于天高皇帝远的地方。高义被调到这,就又胡作非为起来。

  现在高义之所以想对白洁下手,是因为白洁美丽有气质之外。她还让他想起一个人,那个女人跟白洁非常连相,那就是张洁,那个在文革期间被他折磨和蹂躏过的女人。白洁跟她有一种异曲同工之妙。

  就在高义设计种种圈套想让白洁去钻时,半道却杀出来一个程咬金。陶明,
(白洁)
  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,每次在他就要得手之际陶明却出现,出现的这么巧合。这就让他怀疑。是不是白洁他们有意而违之?

  高义带着这种疑虑准备下一步计划。他找来了办公室主任。让他尽快查明陶明的底细,他要让他破产,一个小小是民营资产阶级敢跟他这位国有的老总争女人,真是活腻歪了。高义阴阳怪气的笑了。

  白洁跟陶明睹气的回到家,冯明早就把饭 菜做好了。自从他下岗以后,他的脾气就没了。经常在家做饭,成了家庭妇男了。

  “饭好了,你吃吗?”白洁刚刚甩掉高跟鞋,冯明就献殷勤的问。

  “我在外面吃过了。”白洁板着脸说,显然白洁不太高兴,冯明不想去惹她。

  白洁径直的直奔书房,打开电脑上了网号,她想用聊天的方式消解一天的不快,她不明白陶明为啥那么巴结庞影。看到他们那亲呢劲白洁就受不了。但反过来一想陶明又是自己啥人,她凭啥要管他呢,说白了他们只是同学和朋友关系,她有啥理由吃他的醋呢?

  “吱吱……”电脑响了起来,有网友在跟她说话。她来到电脑前,有一个男人头像在网号上来回的闪烁。她点开头像却是情圣。

  情圣:你好。美女。

  这个网名叫情圣的网友就是白天跟她聊天的那位网友。情圣管她叫美女,她的心情好了起来。其实女人都希望男人夸她美丽漂亮。白洁也如此。
高义
  红颜:你也好,情圣。你为啥叫情圣。

  白洁的网名叫红颜。以前交待过。

  情圣: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。他现在有九十九个女人,就差你凑一百个了。

  红颜:我可不想做你的一百个。

  白洁觉得跟他这么调侃似的聊天很有趣,也能让她从郁闷的情绪中走出来。

  情圣:你会的,我有信心,你老公在家吗?

  红颜:你咋知道我有老公?
高义的故事
  情圣:你可别忘了。我是情圣,我很懂女人心的。

  红颜:真的吗?那你说说我现在的心情,是好是坏?

  情圣:以前你的心情有点坏,现在通过跟我聊天,你的心情有了好转。

  真神了,他咋知道我 刚才的心情不好?白洁琢磨着。

  情圣:美女,我说得对不对?同时情圣给她发过来一个qq的表情。表情是一束美丽盛开的鲜花非常冲击她的视觉。

  白洁被这位情圣抓住了心。心想这位网友真懂女人心。
白洁高义
  这时情圣又给她发来一首歌《香水有毒》白洁被这首凄婉忧郁的歌弄得差点掉下了眼泪。此刻她的心情就像这首歌所唱的那样的忧伤,她差一点哭泣了起来。

  情圣:美女,你有情人吗?

  红颜:没有。

  情圣:不信,美女能没有情人?

  红颜:凭什么美女就得有情人。

  情圣:因为美女的崇拜者和追求者多,她想不找情人都不行。

  红颜:是吗,这可不一定。

  情圣:就像一座堡垒,虽然牢靠,但也架不住天天攻打。美女被男人追求的几率多,所以她们稍一不留神,就要落入男人的圈套。

  白洁心里一惊,这个男人这么了解女人,不怪他叫情圣,跟这种人聊天很危险的,她怕陷进去。

  情圣:咋不说话啊。

  红颜:我不想跟你聊了,你是情场高手。我怕陷进去。

  情圣:是吗,这个世界都处都充满诱惑,陷进来更好,能让你体验真正有意义的人生。

  这时,白洁手机响了一下,她拿过手机,是陶明发过来的短信,

  娟。

  你生气了,今天纯属于误会,实话告诉你罢,我想把你公司搞过来,所以需要庞影这样的会计师,也想摸摸你们厂子的底。

  电脑里响起急促的吱吱声。显然情圣再催促她回话。

  陶明的短信使她很受感动,他把这个商业秘密都告诉她了,显然没把她当成外人。他是被迫的告诉她的,他怕失去她。

  白洁的手机又响了一下。还是陶明的短信。

  娟,

  我是迫不得已才把这个秘密告诉你的,希望你给我保密,如果这个秘密透露出去,我的计划就会化做乌有。

  白洁被陶明的真诚打动了。她误解了陶明,感到愧疚,其实她大可不必那样的对待陶明,她是陶明啥人?为啥要在乎陶明的正常交往,这个问题她不只一次的问自己,在她的骨子里,她的家庭观念还是很强的,她不想红杏出墙,她跟陶明的交往还属于正常交往。虽然她跟陶明邂逅这些日子了,但他们之间还保存着纯洁的友谊,没有那种暧昧的男女关系。

  她给陶明回了一个短信。

  陶明,

  对不起,我误解了你,希望咱们的友谊地久天长。

  娟

  陶明接到白洁这个短信甜蜜了一宿,尤其短信的落款写了一个娟字,更使他感到亲切。

  白洁点开情圣不停闪烁的头像,出现长长好几行字。

  情圣:美女,说话啊,咋的了。不聊了吗。还是怕陷入爱情之中,面对突如其来的爱情你想逃避吗?……

  白洁觉得跟她聊天的这位情圣不是一般人,他的措辞非常到位,

  红颜:你是做啥工作的?

  情圣:美女终于开口了,我以为你不理我了,等你的话语就像盼望铁树开花一样的金贵。

  红颜:别油腔滑调的,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。

  情圣:这重要吗?

  红颜:是不重要,但它能了解一个人的生活方式。

  情圣:我觉得聊天也能提高一个人的素养,不在乎职务的高贱,只要能聊到一起,相互心灵能产生共鸣就行。

  红颜:有道理。

白洁高义


  情圣:其实人的职业是束缚一个人才能的发挥,如果一个人一生没有找到他理想的职业,那他的人生的最大悲哀。

  红颜:你好像是一个落泊的艺术家。

  情圣给她发了一个qq表情。是一位帅哥竖起大拇指,上面有两个字:聪明。

  白洁心想,怪不得他这么懂女人。原来是一位搞艺术的。不知他是真的搞艺术的还是假的。网上的东西不可信。

  情圣:你是做啥工作的?美女。

  红颜:我在企业做白领。

  情圣:哇噻,小白,小资,你是个衣食无忧的女人。

  红颜:也不尽然。生活本身就有烦脑,怎么能说没有忧愁呢。

  情圣:能说说吗?

  红颜:太晚了。咱们明天再聊吧。我明天还得上班去。

  情圣:好的,明天我等你,不见不散美女。

  红颜:好的。拜拜。

  情圣:拜拜,吻你,晚安。

  白洁被情圣那火热的字点燃了激情。虽然情圣的字有点过火,但在她的心里还是激荡起无限的涟漪。

  白洁洗蔌完毕躺在床上,冯明的手探了过来,她一楞,忽然想起,她跟冯明有很长时间没有过夫妻生活了。

  因为她心中已经有了陶明,她在想是不是给冯明。冯明的手已经不老实起来。

白洁刚躺在床上,黑暗中有一只手伸了过来,那是冯明急切的手,每天这个时候冯明早已经睡死过去了,今晚看来他是在等待着白洁,白洁本想拒绝他,因为她的心早已经被陶明占的满满的在也容不下冯明了.虽然她跟陶明没有上过床,但那是早晚的事,其实白洁还是很正统的女人,既然有老公了就不能红杏出墙,这也是她迟迟没有跟陶明上床的原因.

  冯明的手不老实起来,在她的大好河山上游走缠绵.使白洁身体有些发软.她怕随波逐流,便用手去档他的手,可是冯明今晚变的非常坚决,不达到目的决不罢休.

  白洁坚持着.捂着自己的乳房,不让他的手摸进来,可是冯明虚晃一枪,却从下面摸了进来,她的下身就有了膨胀的感,白洁慌忙又去护下身,但乳房又受到了袭击.

  最后白洁不得不缴械投降,任由他胡来。其实这些日子蛤娟也有了渴望,毕竟她是已婚女人,尝过做爱的滋味。即使她拒绝冯明,但还是想这件事。

  冯明就像被关已久的困兽,突然被放出来,他能不吃点荤腥吗?冯明不再在乎白洁的拒绝,他不管不顾粗暴的进入了她的身体,她一惊,但很快就被他俘虏了。

  白洁下班走出单位大门时,就看到了陶明的车,陶明向她按了一下喇叭,白洁袅袅婷婷的向她走来。

  陶明给她打开车门,白洁不客气的坐了进来。

  “还生去的起呀?”陶明一边开车一边说。“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的事业。”

  白洁说。“可以理解。”

  “白洁,”他们在酒吧落坐后陶明说。“你能不能把庞影约出来,我想摸摸你们单位到底有多大实力。”

  “非她不可吗?”白洁用好看的眼睛看着他。

  “她是你厂子里的会计师,”陶明举起酒杯向白洁示意一下,然后干了。“你厂子过往的帐目她最清楚。”

  “陶明,你的目地是啥?”白洁懵懂的问。

  陶明掏出了一支烟,点燃,慢吞吞的抽了几口说。“我要把高义给拿下。把你们的厂子弄到我的名下。”

  白洁惊讶的看着他。“你这么大野心。”

  “我这一切都是为了你。”陶明继续说。“如果我真能把你的厂子拿下来,你也不用担心性骚扰的问题和下岗的事了。”

  白洁没有想到陶明会这么心细,原来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,她误解了他,她觉得很愧疚,这才是真正的男人,真正的爱他所爱的女人,原来他早就看出了彭差卫对她的企图,他在想方设法的保护着她,使她不受半点委屈。为了她他甚至可以向他的单位投资,这样的男人那里找。

  “如果顺利的能把公司拿下来。你就是这个公司的总经理。”陶明兴奋的说,“我是董事长,你看咋样?”

  白洁嫣然一笑,“谢谢,你这么关心我。我真的好感激你啊。”

高义


  “你还生我的气吗?”陶明问。

  “谁生你的气了?”白洁反而不承认了。

  “你最好把庞影约出来.”陶明说.“有跟多的东西需要她帮忙,不知她肯帮不肯帮?”

  “那就要看你的手段了.”白洁调皮的说.

  “明天下班约庞影,好吗?”陶明问.“商场如战场,不能贻误商机.”

  “这个我懂,”白洁深情的看看陶明.

  下班后陶明拉着白洁跟庞影来到酒店.

  “庞姐,那天都噶我,本来咱相聚是一件很惬意的事.却让我给扰了.”他们在酒店落坐后白洁向砰影赔罪似的说.“今天我向你跟陶明陪罪了,你们说咋罚我吧?”

  “先罚你连干三杯.”庞影嬉戏的说.

  “三杯可不行.”陶明帮腔的说.“加上我的一共六杯.”

  “对,六杯,”庞影似乎明白过来似的,“你是给我俩陪罪.,一人三杯.,”

  “你俩是不是想抢劫我?”白洁妩媚的一笑说.“想用蒙汗药把我撂倒了.”

  “就是.”庞影笑道,“我们不但劫财还劫色,就你这么漂亮的小妞,别说男人,就连我女人见了都动心.”

  “去,没正经的.”白洁笑着擂了庞影一拳.

  “这种气氛真温馨,”陶明说.

  这时白洁的手机响了.

  “真烦人,你那个破玩意回回在这时候响.”庞影抱怨的说.“以后你再出来把手机关了.”

  白洁不理她,拿过包,掏出手机就往包厢外面走.

  “真罗嗦.”白洁出去后,庞影跟陶明依然抱怨.

  “谁都兴有事.”陶明莞尔一笑.“庞姐咱们别理她.”

  白洁接完电话踱了进来,“不好意思,我家有事,我得先走一步了,你俩喝吧.”白洁一边拿挂在衣挂上的外套一边说.

  “白洁.你这是第二次闪人了.”庞影不满的说.

  “庞姐.没有办法,”白洁很无奈的样子.“家里真有事,你俩聊吧.真的很抱歉.”

  “那我也走.”庞影站立起来.

  “你别走啊,”白洁慌忙说,“你走就真的搅局了.”

  “陶明是你的朋友,”庞影说.“我搅在中间算啥事啊?”

  “庞姐,你不能这么说.”白洁说.“难道陶明就不是你的朋友吗?”

  庞影知道自己说走了嘴忙说.“我不是那个意思.”

  “庞姐今天你替我把陶明陪好.改天我再谢你.”白洁做出很无奈的表情,“今天真的没办法.”

  “就让她去吧,”陶明说话了.“庞姐,咱俩喝,你不会介意吧,因为你是我姐.”

  “怎么会呢?”庞影马上说.“我就觉得白洁走的蹊跷,这电话早不来晚不来,非得等咱们把菜点好了它再来.”

  “电话那有规矩,”陶明宽容的说.“庞姐,你对你现在的工作满意吗?”

  白洁已经走了,包厢里就剩下他俩.刚开始他们有些拘谨,但慢慢的就好了.

  “还算行吧.”庞影说.“现在有个工作不容易,我要好好珍惜.”

  “是啊.”陶民过举起了酒杯,“来,庞姐我敬你一杯.”

  “谢谢.”庞影也举起酒杯跟陶明碰了一下.说,“不知道,你开的是啥公司?”

  “网络传播公司.”陶明说.
鸭脖娱乐
  “具体项目?”庞影不明白的问.

  “说白了,就是开个网站,”陶明喝了一口酒,很优雅的举起酒杯向庞影示意一下,意思也让她干了.“只是我开的规模大了点.”

  “真想去你公司看看.”庞影也干了杯中酒.

  “那好,咱们喝完就去我公司咋样?”陶明拿出了烟,“庞姐,你吸吗?”

  “来一根,”庞影伸出她纤细的手指,十分优雅.,“那好,咱们待一会儿就去.”

  庞影点燃了香烟.优雅的抽了起来,白色的烟雾弥漫了她那粉红色的脸颊十分动人.

  酒足饭饱后他们坐在车里.陶明发动了引擎.车子在大街上穿行了起来,

  夜色阑珊,华灯出放,

  路灯随着轿车是行驶,一明一暗的涌进车里,庞影坐在副驾驶室里望着陶明开着车.

  “庞姐,”陶明一边开车一边说,“我公司是这座城市最大的公司.写字楼也是鹤立鸡群的,高耸入云的.”

  “真的?”庞影的眼睛明亮了起来.“陶明,你真不简单,你刚多大,就这么大有作为.不知以后你会多吗的发达呢?”

  “谢谢庞姐的赞赏.”车在一座灯红酒绿,金碧辉煌的大厦下停了下来.

  庞影被眼前这座大厦给震住了,她惊讶的望着这座高大的建筑.

  “走吧,庞姐.”陶明拽了她一下,她跟到非常甜蜜.就很着陶明走进了电梯间,陶明麻利的按着电梯间的按钮,电梯显示18楼的字样.

  “陶明,你在18层办公?”庞影问.

  “是啊,”电梯很快就到了18层.电梯门开后灯火通明的走廊展现在他们面前。

  陶明挽着庞影走出了电梯间,这是庞影没有预料到的,她感到很幸福,能让帅哥加富豪亲密的接触,真的是一件幸福的事。

  陶明的办公室很豪华,比彭总的强多了。

  他俩一起坐在沙发里,挨的很近,陶明甚至都能嗅到她的香水和体味。十分撩人。

  庞影身着一件黄色的超短裙,将裸露在裙外的肌肤衬托的更加雪白了。

  “庞姐,你喜欢我的公司吗?”陶明问。

  “当然。”庞影说。

  “以后打不发算到我的公司来?”陶明问。

  “想有啥办法,”庞影说。“你也不要我。”

想看更多xx小视频
请打开百度搜索 51射app
有你想要的内容;
或者直接点击-->【下方51射app】

更多内容请点我 51射app

51射app带给你快乐人生
;


  “你是人才,我求之若渴。”陶明说。

  “行了,你别飘扬我了。”庞影莞尔一笑。

  “我说的是真心话。”陶明话锋一转,说,“如果我有事想请庞姐帮忙,庞姐不会拒绝吧?”

  庞影以为他想说的是男女的那种事,脸腾的就红了,但她还是深情的望着他说,“怎会呢?”

  “庞姐,那我就不客气了?”陶明说。

  “恩。”庞影等待着那种美好似的时刻的到来。心砰砰的狂跳不止。

  “我想看看你厂子的帐目。”庞影等待着陶明向她示爱,这是多么让人激动的一件事啊,这件事肯定会让她遭受到地震般的震撼,然而陶明却话锋一转。说出另一个更加让她震撼的请求。

/穿成五个反派大佬的后娘/温一杯清茶/NC031年鉴/坁屿堪岩/三二一,初恋开始!/沫喜。
/全球人类当打手/夜冷西城/穿成反派世子爷的亲妹妹/瑾年三色/你们别来搞我啊/小胖子你过来啊。
/港综世界大枭雄/萌俊/昊天大圣/志怪山人/大道统/枯木大人。
/愿以迢迢渡星河/南伊拉/神奇宝贝之歧途/子迷/我是阿丽塔的机械师/茶茶茶菜菜。
市委会夏方文同志对当地发展情况进行了介绍,两个支部的会员对风云游戏考察和调研情况进行了热烈地讨论。
语文学科围绕着课程发展与考试趋势,展开了激烈的讨论,并进行了深入的分析。
在风云游戏一个月的时间里,愿这些同学咬紧牙关,奋力冲刺,?宝剑锋从磨砺出,梅花香自苦寒来。
一方面,工作强调以制度把过程管理和细节管理,变成摸得到、看得着的具体工作,推动师徒结对工作持续有序发展;另一方面,工作强调师徒结对的学科发展针对性、优秀传统迁移性和青年教师的自我导向性,以期实现专家教师的优秀特质向青年教师传递和迁移,风云游戏,鼓励和推动青年教师专业发展的个性化生长。
体验过程中,同学们态度认真,团结一致,取得了较好的效果。
韩岭老街有?浙东第一古街?的名誉,保持着几百年前的风貌:两旁是清一色的二层楼房,灰瓦白墙,红漆门面,一间连着一间,绵延向前,使用的还是当年集市留下来的地名,如竹棚根,柴场等。

『点此报错』 『加入书签』